您目前的位置:主页 > 高手坛对错绝不改料 >   正文

《扫黑风暴》:阳光如何照进黑暗

来源:本站原创发表时间:2022-06-21

  夏秋之际,荧屏刮起一场特别的“风暴”——反映扫黑除恶的电视剧《扫黑风暴》火了。这部剧主要讲述了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进驻中江省绿藤市后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前刑警”李成阳、年轻刑警林浩在督导组的指导下,和专案组组长何勇共同协作,将黑恶势力及保护伞成功打掉。

  《扫黑风暴》之所以备受关注,除去演员的精湛表演,还因为它以艺术的真实将多个震惊中国的真实大案融入其中——孙小果案、操场埋尸案、湖南文烈宏涉黑案、海南黄鸿发案。但将如此多的大案融入一部剧中集中体现,难度其实很大。导演五百坦言,真实案件很精彩、很有冲击力,却也是最大的难点:真实展现哪些部分是最有效的?这个作品要用什么风格的影像表现真实?呈现的真实是否是观众认知中可接收到的真实?最终,我们看到这部剧给观众呈现的是——把案件拆散,用碎片的细节放入剧中的故事主线,不是纪录片式的表达,也不是过度戏剧化的描述罪案,这种“合理的真实性”正是对艺术真实的最好诠释——不纠结一些具体的“生活真实”,而是在广泛观察与深刻体验社会生活的基础上,认识和感悟其内蕴,也就是本质性的东西,并予以提炼与集中,以最小的细节创造出最可信的艺术真实。

  其实,这部剧的艺术真实不只是体现在讲故事、讲案子上,刻画人物同样体现了艺术真实这一原则。正是对人物艺术真实的刻画,观众在看这部剧的时候,才能够真切地感受到坏人的“狠”、凡人的“怕”和好人的“难”。

  这部剧很大的一个特点,就是摒弃了以往涉案剧中动辄的血腥、离奇等感官刺激,而是以许多不动声色的“文戏”来“动人心魄”:人物的语言、心理以及细节描写。

  艺术的真实体现坏人的“狠”。这部剧开场没几分钟,就来了一场“狠”戏:中央督导组接到举报,来到绿藤市查办麦自立失踪案。得知中央督导组要来绿藤市,上访申诉14年之久的麦自立妻子决定去拦车。她跪在马路上,手举摄像机,等待督导组的车。然而,先靠近她的是一辆环卫洒水车——光天化日之下,麦自立的妻子被杀害了,接着被埋尸处理。让人细思极恐的是,凶手处理血迹的时候,洒水车上放的音乐是《祝你平安》。就是这些看似轻描淡写的细节,凸显出剧中露面不多的杀手的“狠”。

  另一个“狠角色”是孙兴。徐英子的弟弟徐小山录到了孙兴自称自己是杀人犯高赫的视频,于是决定敲诈,谁知却被反将一军,关进了派出所。徐英子为救弟弟,一边裸贷借了5万块钱,一边去夜总会当面向孙兴道歉。结果,徐英子被下药后惨遭强暴。之后,徐氏姐弟均被孙兴等人逼死。

  其实,细细想来,最“狠”的还是高明远。刚正不阿的麦自立不愿意与高明远集团同流合污,高明远便指使人将其杀害。麦自立的妻子薛梅,为了给丈夫申冤,经历了十多年的上访,在督导组来的时候,又被高明远杀害了。最残忍的是,高明远还隐瞒真相,包养麦自立和薛梅的女儿麦佳,让麦佳心甘情愿投入仇人的怀抱中。最后,又将麦佳当成礼物送给高官。杀人诛心,将一家人玩弄于股掌,这样的“狠”,更是让人不寒而栗。

  当然,剧中这些坏人的“狠”之所以让观众感到毛骨悚然,是因为这是艺术真实对真实生活的投射——这样狠的坏人,在生活中曾有原型。比如,现实中,孙小果被判处死刑后却莫名其妙“死而复生”,死刑未被核准改为了死缓,之后数次减刑,并利用父母关系以假名“李林宸”在狱外活动,胡作非为。

  《扫黑风暴》中有个情节令人深思:一个菜贩为了给孩子看病,偷偷从外地进了一车胡萝卜。菜霸杨冬知道后,带人放火烧了他的菜,还把他打得鼻青脸肿。

  面对督导组的追问,大哥直接跪下了,“不不不,我不作证,我不作证。”为什么宁愿吃哑巴亏也不愿作证揪出欺负自己的坏人?菜贩道出缘由:之前也有人举报过杨冬,但抓他的人没来,举报的人反而被砍断了手。

  另外一个情节也引人注意,当督导组向一位深陷“美丽贷”“套路贷”的女士了解情况时,这位女士拒绝提供任何情况。理由是:以前也有人举报这些“美丽贷”“套路贷”背后的操控者,但每次司法机关都只抓住了一些“小鱼小虾”,背后的大鱼和保护伞却安然无恙。

  这些平凡人“怕”的细节,一方面刻画出了人性的真实——人性中都有怯懦的一面,谁都想自保,沉默是绝大多数普通人对自己的保护;另一方面,这些凡人的“怕”也更显出坏人的“狠”——一个城市,人们对黑恶势力的惧怕,到了有冤不敢说、任人鱼肉的程度。

  这些凡人对黑恶势力的“怕”,反映一个道理:扫黑除恶,不能只扫表面上的那点“黑”,更要深入“寻根”,破网打伞,打财断血。只有真正把黑恶势力连根拔起,人民群众才敢说真话,正义才能得到伸张。剧中,督导组是以雷霆之势做实事,将菜霸杨冬给抓了,有了这一事实,人民群众才会相信司法机关,才会相信党和政府扫黑除恶的决心,才会重新燃起正义之心。

  与一些英雄一路高歌猛进、坏人应声落马的“爽剧”不同,《扫黑风暴》里的好人每前行一步都很难。

  以集体的视角看,督导组这个好人群体的工作进展很难。难到什么程度?难到坏人似乎总走在督导组前面。每当调查有一些突破性进展时,总会突然被背后的黑手掐断了线索。因此,看《扫黑风暴》的前十几集,观众甚至会觉得很憋屈,恨不得自己化身正义侠客,替督导组将坏人绳之以法。

  以个人的视角看,剧中的好人更难。前刑警李成阳,因被人栽赃陷害而退出警队,但他始终不放弃对案件的追查。经历复杂的他,想凭一己之力查清案件真相,结果苦苦追寻十余年,屡遭挫败。虽然最终得到了真相,揪出了坏人,但自己也付出了十分惨重的代价——历时十四年的真相之旅,让孤儿李成阳相继失去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个人:师父林汉、好兄弟马帅和大江。这些人几乎是他的生命支撑,其中大江还是为他而死;青年刑警林浩,热血男儿,正义感爆棚,初生牛犊不怕虎。为了给被黑恶势力害死的徐氏姐弟一个公道,林浩不断与孙兴等人周旋,但却屡次被孙兴手下拍视频诬陷……有观众追这部剧后感叹:当好人也太难了,很少见到电视剧里有这么难击垮的反派。

  好人的“难”,凸显出扫黑除恶斗争的复杂性、艰巨性。现实社会中的“黑恶势力”,往往披着合法的外衣,盘根错节,难以摸清。

  好人的“难”,凸显出全面依法治国的深入推进——即便是对黑恶势力,也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督导组、政法机关既不是快刀斩乱麻的正义侠客,也不是凭个人判断就可以定罪量刑的“青天”,而是事事追求证据、时时依法办事。

  好人的“难”,凸显出政法机关、各方正义人士付出的心血和汗水。剧中,有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有一线扫黑人员,也有以新闻记者黄希为代表的社会正义人士,他们为推动案件查办作出重要贡献。现实中,有在扫黑除恶斗争中牺牲的政法干警,也有社会各方正义人士为扫黑除恶出力。

  描摹黑暗,是为了驱散黑暗。三年为期的“扫黑除恶”不是终点,我们欣喜地看到,各级政法机关已将“扫黑除恶”列为一项常态化的重点工作。相信只要有黑恶势力出现,就会有正义的阳光照耀,让黑恶势力无处藏身。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