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主页 > 高手坛对错绝不改料 >   正文

一缕温情风飞絮:我至枯骨也不与你分离19

来源:本站原创发表时间:2022-01-18

  林爷围着桌子幽幽滔滔地顺绕一圈又逆绕一圈:针管,吸管,不明液体,不明粉末,打火机,零零散散铺了一桌。林爷用手捏了一些粉末在鼻尖闻了闻,随即拍掉。

  角落里一个瘦小身影引起林爷注意,那人看上去大概未成年或者是刚成年,脸上的稚气还未褪尽。他手上拿着一黑色塑料袋(巴掌大小)神色害怕紧张地缩在墙角

  林爷指着他勾勾食指,示意他过来。由于年纪太小,也没有见过这样的阵势,一时间反应不上来,不知道应该做什么,甚至连本能地观察周围的能力也失去了。

  溪蓝一脸坏笑上去,二话不说把他从地上拽了起来,他不敢反抗,也无力反抗,任由溪蓝拖拽到林爷面前。

  “多大了?”林爷低沉冰冷的声音在这间杂乱昏暗的房间响起,把他冻得不自觉地直打颤。

  林爷和阿絮心中一震,才刚成年。林爷扫了一下他手上的东西问道:“这东西谁给你的?”

  “一开始不知道,现在知道了,我也是来了之后才知道的。”男孩一五一十回答。

  林爷拿过他手上的黑色袋子扔在台上,又把溪蓝手里的刀要了去,当着男孩的面一刀扎进袋子里,随之一划,里面的粉末全部撒了出来。他用刀面挑了一些粉末问男孩:“你都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就敢拿?知道这够判几年的么?”就算男孩刚开始不晓得,此时也该明白了。稚气的脸相比之前更加惨白。

  “谁叫你来的,来这里做什么。”阿絮听不下去了,他还是个孩子,才刚刚涉世就被带进这肮脏的交易里。

  阿絮侧头仔细看了一眼男孩,男孩被盯得有些毛毛的。“你额头上的伤怎么回事。

  男孩下意识地抬手去摸那有些红肿的瘀伤,唯唯诺诺说道:“他们叫我吸这个东西。”男孩指了指台面上的散粉说:“我不肯,他们就打我。”

  “谁强迫你吸的?”阿絮心里隐隐作痛,看着眼前的男孩,声音如同他的脸蛋一样,是那么稚嫩,他还只是个孩子,阿絮紧握双拳,做了个深呼吸。

  男孩又指了指刚才那个光头,阿絮阴沉沉地推开挡在眼前碍事的人,走到光头面前。光头横眉竖眼与阿絮对视,刚要开口,直接被阿絮一脚踢飞了出去。

  身体较为魁梧的他单膝跪地撑住身体,手捂着肚子露出一脸狰狞的的笑,眼神里充满怨恨,愤怒。他擦拭了脸上的伤,紧盯着阿絮一步一步走来,脸上的笑越发的肆意。

  阿絮气定神闲,毫无波澜地站在原地,旁边几个被这气场震慑地微微往后退去,也有一个胆大的准备同光头一起对付阿絮。

  “找死。”阿絮冷哼一声,上去一个回旋踢,“轰”一声,砸在了不远处的柜子上,柜子被砸的稀碎散落一地,刚还虎视眈眈的那人见状,也不再怒气冲冲,识趣地退到了一边。

  光头起身速度很快,捡起身边破碎的木板就朝阿絮劈去,阿絮几步闪退,再一个转身,运动鞋与地面摩擦出尖锐刺耳声,光头扑了空没等反应过来,手上的木板被踢了出去落入阿絮的手中,直接招呼了他的左脸。紧接着一根长长的木棍打在他后背肩膀处,阿絮脚下一勾,地上的麻绳腾空而起,跟长了眼似的落入阿絮手中,随后一手捏住光头手臂上的麻经,三一两下捆住光头,

  光头也不孬:“哼,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个“钙”么,呸。”然后又恶狠狠地看着林爷,似笑非笑:“还有你,又算什么东西,不就是那林老头跟前的一条狗么,给人家当儿子,咋不给那老头当孙子。”

  此言一出,一旁的溪蓝眼里闪过一抹杀意,短小的匕首在他右手手心处,十分灵活地连转了数圈,一晃眼的功夫人就到了光头面前,手一抬,锋利的利刃削去了光头的一根小拇指,随即一声惨叫,喷溅而出的血液在墙上留下一道弧形,断掉的小指在地上跳动了几下没有了生息。

  林爷没有理会,偏头看看了自己的衣服,用手左右拍了拍刚才因打斗而扬上去的尘土,而后又好像是在认真打量着他。

  光头就像没有听见一样,冷冷地盯着林爷,肿胀的脸颊限制了受伤一侧的嘴部动作,使他的笑容显得僵硬和扭曲。林爷偏头往旁边一指:“你说。”

  “不知道?”溪蓝摇晃着手里刚切下光头手指头的刀,慢慢靠近那人,绕到他身后,刀尖抵在他耳朵上来回摩挲,哪怕稍稍一用力,耳朵就会跟地上的手指一样的下场。

  只闻其声不见其人,更容易挑战人的心理。他颤颤巍巍偏过头,用余光偷偷盯住溪蓝,惊恐万分,他还不想跟那光头一样。

  “这,这个我就真不知道了,每次我们都是去听雨楼把货拿到这里再给买货的人,验完货拿了钱就完事了。”

  林爷拿过旁边手下手里的枪,不急不慢当着他们的面摆弄起来,枪口在他们中间来回扫描着,这些人心里都打着鼓,如待宰的羔羊,豆大的汗珠布满额头,两鬓。紧张的喉结不停地做着吞咽动作。

  屋内的空气仿佛凝固住一般,屋外头几声夜猫的叫声让屋内的气氛更加诡异,紧张。双方互相对峙,林爷不说话,他们也不敢吭声,也不敢乱动。义悬头但总有一个不怕死的:距离后门比较近的一王声人,正一步一步往门那边慢慢挪动着,然而这一举动都被阿絮和林爷都还泳分看在眼里。

  那人悄悄目测了一下自己与门之间仅剩的距离,心里盘算着跑过去大概需要几步,开门大概需要几秒。出了这道门该往哪个方向逃跑不容易被抓到。

  林爷暗暗给溪蓝使了眼色,那人一阵精密计算后一步跃起,与此同时,刀也以完美的弧度从溪蓝手中飞了出去。手与刀几乎同时落在门把手,“砰”一声,刀尖被深深扎进门把边上方木板上,与正握在门把的手指只有几毫米距离,稍有偏差,手就跟这门一样。

  “想活命么?”林爷的声音再次响起,在这如此紧张却寂静的空气中,显得十分炸耳。他这话既是问逃跑的人,也是问其他人。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